零钱

虚假的繁荣

—— Grindeldore Book of the Time 1

*麻瓜AU

*只是想寫年輕人談戀愛


每個星期三,Albus騎著單車繞過穀倉一路向下,經過巴沙特家時短暫停留,巴沙特老小姐禮貌地稱讚他上次帶來的山羊乾酪,有時會送他一塊剛烤好的大釜蛋糕或一兩塊糖,「謝謝您,您真好。」他會在下到平地前的最後一個轉角偷偷練習放開雙手,曾經摔進一旁的醋栗花叢一兩次,但並不妨礙他繼續嘗試,反正附近沒有人家。

過彎後就能看見郵局,偶爾必須停下來幫母親寄信,信件一年比一年薄,他總下意識將正面朝下不讓其他人瞥見收件處。他繼續向下再向下,直到小鎮的中心,他將單車停在鎮上唯一一間有草莓冰淇淋聖代的快餐店後門,進去廚房找到下擺繡著D的圍裙,拿著原子筆和便條走到前台去。...

—— 錘基 Into the Darkest

*少年Thor的一次春*夢


「你真的不一起來?」

「不了。」

「那好吧。」於是Thor翻身上馬,趕在弟弟更刻薄地形容季度打獵前領頭衝了出去。

那是Thor 每年最期待的活動,明年他就要成年了,而一直到前兩年父親才讓他組織自己的打獵小隊,他、Fandral、Hogun、Volstagg還有Sif。當然,他們是最年輕的也是最棒的。

他問過Loki要不要加入,每一年,然而很顯然Loki在整個打獵季裡都只想留在高塔裡讀書,像一尊無趣的雕像。

「你大可不必管他。」Volstagg趕了上來,「你的小弟弟連一隻棕兔都抓不住。」

「真是夠了,是誰在我們回到獵屋前就把兔子全烤來吃了?」...

—— GGAD How to Marry a Wizard

*倆老頭結婚是怎麼結婚的


是的,那確實是十二月裡難得的好天氣,也因此我們部門比其他時候都更忙碌。我記得是1946年,噢當然是1946年,前一年就是那場著名的決鬥啊,但你們年輕人也不知道了吧……啊原來如此,巧克力蛙嗎,這麼說來他們確實會放那種卡片進去。

其實我們婚姻登記處的地位一直都有點尷尬,雖然我們直隸於魔法執行部,但……那種感覺就好像,他們只是不知道該把我們塞去哪裡。但你能說我們不重要嗎,儘管這幾年他們一直希望能把我們和生死登記課合併。

我們的工作才不只你們想的那樣,首先我們必須確認兩個人是真心相愛,也就是說,沒有蠻橫咒,沒有愛情靈藥,你很難想像還真的有很多人這麼做。然後是身份...

—— GGAD無差 Afternoon with a Boggart

*如果Dumbledore碰到幻形怪他會看見什麼


每年都要有幾隻倒楣的幻形怪被抓去做三年級學生的教材,Dumbledore今年也向魔法部寫了申請信,東西隨著躁動不安的盒子被送來,在教授的辦公桌上不安分地彈動。Dumbledore解開咒語,盒子裡開始傳來橫衝直撞的聲音,他將盒蓋掀開,那東西瞬間飛了出來。

Dumbledore閉上眼睛,聽見變換形體的咻咻聲,午後金色的風掠過耳尖,他清楚知道那已經不是錯覺。


Albus,Albus睜開眼睛。Gellert在一步之外的遠方這麼說。Albus睜開眼睛,首先看見陽光,陽光停在Gellert的髮梢,落在他略為曬傷的鼻尖,一路燒向他露在衣領外...

—— GGAD無差 四則小記。

*其實是沒有什麼連貫的,分開看也可,想成一條時間線也可


記一次探監。


幾乎是白髮男人一在三哩外的樹林裡現影,他便察覺到了。

他踏過林地走來,長袍拖曳著,踩斷了一截枯枝也沒發出聲響,空氣裡過多的水分吸納聲音;他緩慢地坐起身來,硬板床總磕得他背脊生疼,然而除卻這樣躺著,也確實沒有其他事好做。

他仰頭看著天花板上總是漏水的地方,有一塊依稀可見的漬斑,然後他闔上眼睛,白髮巫師似乎終於來到了最上層,他聽見他因為膝蓋問題發出短促的嘆息,在三個月又零五天後他依然會因此而被逗樂,這讓他粗啞地乾咳起來,恰好白髮巫師也抵達牢房門前。

他清清喉嚨,彷彿對於石門內的笑聲有所不滿。

「你越來越嚴...

—— Theseus/Newt Thousands of Stars

*大概也不是CP,就是一個兄弟間的小故事

*翻了fandom沒找到哥哥的學院,就私設是Hufflepuff了,級長也是我自己猜的,哥哥就是一副當過級長的臉xd

*還有就是大魷魚也是個ooc…

Theseus終於在湖邊找到Newt,而Newt光從哥哥如何喊自己的名字,就能判斷對方現在生氣的程度。近年來漸趨千篇一律,中間的母音脫得長長導致開頭的N聽起來幾乎不見,後半音會掉下來以顯示他的嚴肅,最後的T則帶著點無奈的氣音。Newt時常想,如果自己的名字再多幾個音節,或許Theseus就能發展出更豐富的變化。

「你在這做什麼。」Theseus匆匆跑來。

Newt沒有回答他,甚至沒有轉頭。

「...

—— 錘基 Make a Wish, Brother

*我是多喜歡看人家結婚

*寫得拖得有點久,現在看起真是大型OOC事故現場(逃跑


他給過他三個承諾,打破了兩個,還剩最後一個去兌現。


*


他們一同衝下草坡,把其他玩伴遠遠拋在後頭,他大笑起來臉頰便通紅,眼睛像水晶那樣在下午的陽光裡閃爍。隱約聽見一聲危險後他腳下踉蹌,在空中翻了大半圈,視界裡哥哥驚慌的臉是倒過來的,他感覺自己所有頭髮都飛了起來,放慢又加速,加速直至墜落。

我抓到你了。他聽見哥哥說,接著被扯進一個還不是那麼結實的懷抱裡,沒他以為的那麼痛,儘管仍然在滾落時擦破了膝蓋和手肘。他用最快的速度翻身坐起來,哥哥的臉頰和額角都有擦傷的血痕,帶傷的人卻還在傻笑,在他有些愧...

—— 錘基 Love So Sweet 5 END

*高中生AU


不想浪費Loki給的另一張票,又出於奇異的反抗心態而不願找Fandral一道去,Thor把票交給Sif因而收穫一連串尖叫時才知道戲劇社公演多受歡迎。

「第五排的票!你到底被誰睡了才拿到的?不行,這票我不能收。」一邊這麼說,Sif死死握緊了票沒有交還的意思。

「你在想什麼?」Thor古怪地看著她,「一個朋友給我的,你到底要不要去?」

「你居然有戲劇社的朋友,當然了,我要去。」


Thor自己也很難相信,有一天會和戲劇社打交道,然而表演比他以為的棒多了,或者說,根本就是精彩至極。

主角是一隻長相奇異的八腳馬,一出場就惹得台下哄堂大笑,八腳馬雖被森林裡的其他動物嫌...

—— 錘基 Love So Sweet 4

*高中生AU


Thor找了份打工。當然不是什麼猛男洗車,雖然這份工作的小費肯定很豐厚,然而在仙宮端盤子讓他能偷偷把Loki的飲料裝得更滿一些。

Loki每次都點不同的東西,他喜歡鮮奶油,Thor就擠得比別人的都高一點,他喜歡巧克力碎片,Thor就把碎片撒到完全蓋住奶油。Loki似乎從沒發現,他伸出舌頭一點一點把溢出杯緣的奶油舔掉,或許他根本沒注意仙宮廚房裡最近多了個金髮大個子。

客人少的時候,Thor便試著猜想情書完成了多少,他喜歡Loki打字時乾脆俐落的動作,喜歡他停下來把垂下來的瀏海撂到腦後。Thor很喜歡和朋友一道來的吵吵鬧鬧的仙宮,也喜歡整間店幾乎只有Loki一人的仙宮。...

—— 錘基 Love So Sweet 3

*高中生AU


「這是什麼?」Loki狐疑看著Thor遞來的長方形紙片,上頭印著他從沒聽過的校名。

「門票。」Thor搔搔腦袋衝他傻笑。

「我看出來了,我問你給我門票做什麼。」

「下週末是區域賽的最後一場,如果贏了我們就能晉級了。」

「所以?」

「所以我想邀你來看,會很精彩的。」

「抱歉,恕我拒絕。」

「為什麼!」

「什麼為什麼啊Thor Odinson,」Loki撐住額頭,「這該不會就是你約Jane去看的那場球賽吧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

「全校都知道。聽著,Thor,既然你在追求她,而且她也收下你的門票了,你就不該來約我。」

Thor匪夷所思地看著他,「可是…你...

返回顶部
©零钱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