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钱

虚假的繁荣

—— 錘基 Make a Wish, Brother

*我是多喜歡看人家結婚

*寫得拖得有點久,現在看起真是大型OOC事故現場(逃跑


他給過他三個承諾,打破了兩個,還剩最後一個去兌現。


*


他們一同衝下草坡,把其他玩伴遠遠拋在後頭,他大笑起來臉頰便通紅,眼睛像水晶那樣在下午的陽光裡閃爍。隱約聽見一聲危險後他腳下踉蹌,在空中翻了大半圈,視界裡哥哥驚慌的臉是倒過來的,他感覺自己所有頭髮都飛了起來,放慢又加速,加速直至墜落。

我抓到你了。他聽見哥哥說,接著被扯進一個還不是那麼結實的懷抱裡,沒他以為的那麼痛,儘管仍然在滾落時擦破了膝蓋和手肘。他用最快的速度翻身坐起來,哥哥的臉頰和額角都有擦傷的血痕,帶傷的人卻還在傻笑,在他有些愧...

—— 錘基 Love So Sweet 5 END

*高中生AU


不想浪費Loki給的另一張票,又出於奇異的反抗心態而不願找Fandral一道去,Thor把票交給Sif因而收穫一連串尖叫時才知道戲劇社公演多受歡迎。

「第五排的票!你到底被誰睡了才拿到的?不行,這票我不能收。」一邊這麼說,Sif死死握緊了票沒有交還的意思。

「你在想什麼?」Thor古怪地看著她,「一個朋友給我的,你到底要不要去?」

「你居然有戲劇社的朋友,當然了,我要去。」


Thor自己也很難相信,有一天會和戲劇社打交道,然而表演比他以為的棒多了,或者說,根本就是精彩至極。

主角是一隻長相奇異的八腳馬,一出場就惹得台下哄堂大笑,八腳馬雖被森林裡的其他動物嫌...

—— 錘基 Love So Sweet 4

*高中生AU


Thor找了份打工。當然不是什麼猛男洗車,雖然這份工作的小費肯定很豐厚,然而在仙宮端盤子讓他能偷偷把Loki的飲料裝得更滿一些。

Loki每次都點不同的東西,他喜歡鮮奶油,Thor就擠得比別人的都高一點,他喜歡巧克力碎片,Thor就把碎片撒到完全蓋住奶油。Loki似乎從沒發現,他伸出舌頭一點一點把溢出杯緣的奶油舔掉,或許他根本沒注意仙宮廚房裡最近多了個金髮大個子。

客人少的時候,Thor便試著猜想情書完成了多少,他喜歡Loki打字時乾脆俐落的動作,喜歡他停下來把垂下來的瀏海撂到腦後。Thor很喜歡和朋友一道來的吵吵鬧鬧的仙宮,也喜歡整間店幾乎只有Loki一人的仙宮。...

—— 錘基 Love So Sweet 3

*高中生AU


「這是什麼?」Loki狐疑看著Thor遞來的長方形紙片,上頭印著他從沒聽過的校名。

「門票。」Thor搔搔腦袋衝他傻笑。

「我看出來了,我問你給我門票做什麼。」

「下週末是區域賽的最後一場,如果贏了我們就能晉級了。」

「所以?」

「所以我想邀你來看,會很精彩的。」

「抱歉,恕我拒絕。」

「為什麼!」

「什麼為什麼啊Thor Odinson,」Loki撐住額頭,「這該不會就是你約Jane去看的那場球賽吧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

「全校都知道。聽著,Thor,既然你在追求她,而且她也收下你的門票了,你就不該來約我。」

Thor匪夷所思地看著他,「可是…你...

—— 錘基 Love So Sweet 2

*高中生AU


Loki並不會因為兩天前的小風波而介懷於再次踏入仙宮,但若Thor又一次走來,甚至又一次在他對面坐下,那就令人有些毛骨悚然了。

而他竟然還帶著一杯芒果冰沙,滿臉抱歉。

「有什麼事嗎,Odinson?」

「Thor,」他搓搓手,左顧右盼,「叫我Thor就好。我可以就叫你Loki嗎?」

Loki撇著嘴聳肩,「你也可以叫我怪胎、宅男、吸血鬼…看在我從你們那兒撈了這麼多錢,這個雙關我還挺欣賞的。」

「那我就叫你Loki,好嗎?」

Loki心想,坐在那張椅子真是太委屈他了,Thor Odinson的膝蓋都撞過來了。

「Loki,我…我很抱歉,我冒犯了你。」

「你冒...

—— 錘基 Love So Sweet 1

*高中生AU

那種傻傻笨笨的YA片

「二十塊錢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我說,二十塊錢。」

「太貴了吧!」Thor大叫,他的口袋只剩下買完午餐三明治後找的幾個銅板。

「很公道,」Loki聳肩,「等你成功追到那個女孩後還得請她去仙宮喝奶昔,情人節送她玫瑰,租加長豪車帶她去畢業舞會,談戀愛本來就是很花錢的一件事。」

「十五塊錢。」

「你瘋了,Thor Odinson,十九塊五毛。」

「十六塊錢,我付不出更多了。」Thor的眉毛糾結在一起。

「那你可以考慮去猛男洗車打工,十九塊錢。」

「十七塊。」Thor絕望地說。

「十八塊五毛,」Loki嘆了口氣,「這是生意,我又沒有義務要幫你,...

—— 海森 Voice like Feather


想念必定突如其來,在那些訊息無人回覆,也無法打電話的時間。

那是他沒有告訴對方,沒有告訴任何人的習慣,打開電腦,關鍵字熟背於心,他沒有將那些影片存下來,勉強算是保守秘密的最後一道防線。

也不是真的有什麼關係,被知道了也不會怎樣,就是保守秘密本身令他好玩,這是他一個人的遊戲,敲擊鍵盤,戴上耳機,想念的聲音就環繞耳際,彷彿魔法。

「他們讓你唸字典?」

「對,」Tom在電腦螢幕裡發笑,「你要聽嗎,我把網址傳給你。」

「好啊,上次是什麼?圓周率?」

「很天才,對吧?」他目光在螢幕上游移,敲了幾下滑鼠,Chris便收到訊息。

「別現在開。」Tom說。

「為什麼?」Chris忍著笑。

「...

—— 一個閒來無事的目錄

補了一輪檔,緩慢地把東西集中起來,一邊整理一邊被黑歷史嚇得滿身雞皮疙瘩尷尬癌併發,但醜兒子也還是要出嫁,我就是隨意弄弄,大家走馬也還請看看花

錘基

When Summer Comes 高中生AU

If I Die Young 雷2原著衍生

Fragile pieces of night 1 叔姪AU,mpreq有

Chapter 2

Chapter 3

Chapter 4

Chapter 5

Chapter 6

Chapter 7

Chapter 8

Chapter 9

Chapter 10

Chapter 11

Chapter 12...

—— 錘基 Worst Roommate 番外

*大學室友AU

出於我對真愛不渝的感情潔癖,多寫了個生米煮熟飯的番外,把先前的章節整理了下,也補個以防萬一的檔


Chapter1

Chapter2

Chapter3

Chapter4

Chapter5

Chapter6

Another Story


—— 海森 Love doesn't Shrink

Tom的側面鬱鬱寡歡。

這似乎是一個故作詩意的病句,然而Chris確實就是看見了這麼幅畫面。

他從被窩裡探出頭來,房門半開,便看見Tom坐在沙發上,手握成拳撐住下巴,側面鬱鬱寡歡。

Chris心想或許這就是Tom沒有準時叫醒他的原因,無事的週末午後他們一起斜躺在沙發上,如果他開始打起瞌睡而點頭,Tom就推搡著要他到床上去睡。

「半小時就叫我。」他會打著呵欠那麼說。

「知道了,」Tom笑著拿棉被淹他,「晚安。」他說。

而後Tom會在三十分鐘一到鑽進他的被窩,冷冰冰的手再鑽進他的衣服貼上肚子肉,Chris彈跳起來,「早安了。」Tom會這麼說。

Chris就是喜歡這個,也喜歡藉...

返回顶部
©零钱 | Powered by LOFTER